雨帆说

那些属于80后的风花雪月【一】:关于80年代的文化记忆

作为一位紧随着80后出生的90后,很多时候,许多与80后息息相关的事物都能唤起心中熟悉的记忆。常常有一种冲动,想把那些能触动我们心弦的事物一一记录下来。

想起80后作家辛夷坞在小说《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里面曾写道:青春,就是用来追忆的,当我们怀揣着它的时候,它一钱不值。而半杯红尘,浸没了多少流年里的痴怨;一笺离思,轻描淡写间,苍老了谁的容颜?有些事情我们无法改变,于是便多了一份遥远的期待。久了,也就淡了,换成一种被无力感风干的冷漠。于是所有的一切不再提起,不再诉说……

来不及回头,来不及思量,来不及叹息,来不及感伤,青春随流年,悄然已走过。

——题记


听不到歌曲的订阅用户点此收听

一、关于80年代的文化记忆

Section 1、上海滩

发哥在《上海滩》里那个甩动白围巾的潇洒动作,让许文强成为了一个时代的经典,也成为八十年代男人们梦中出现最多的至酷场景,只是那个“神话”的发哥,换成了梦中的平凡你我。也许是发哥留下的印记过于深刻,以至于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无数帅哥、酷男当道,仍难以泯灭那一代人对昔日偶像的痴迷。

记忆于八十年代的人们至今仍怀念那个狂热的日子,当《上海滩》播放的时候,万人空巷,全民集体开展娱乐运动。《上海滩》让中国人第一次感受到了悲剧的力量,一时间,许文强和冯程程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让国人牵肠挂肚,许文强已由此成为港剧之绝唱,这个扮酷、装坏、总在拒绝社会却又被社会吞噬的男人,这个有着忧郁深沉的双眼、嘴角总是带着一丝嘲讽笑意的男人,在他貌似冷酷和玩世不恭的外表下隐藏的是善良和真诚,而这最后一点良知也正是他的致命伤。他的悲剧引起了万千观众的共鸣。

《上海滩》让内地观众从此喜欢上了周润发。一个谈笑间将成熟和浑厚、沉稳和沧桑、机智和勇敢、奔放和内敛收放自如的男人,发哥由此铸成经典。

Section 2、电视广告

国人对电视广告的记忆始于七十年代末期,清晰于八十年代初期,那个时候,作为传统吆喝叫卖方式的电视化革新,广告引起了人们观望的好奇心态,而电视节目资源的严重匮乏,让更多的人把广告作为节目欣赏和娱乐,别忘了,广告在那个时代还有着不错的名声和口碑。于是,记忆在八十年代的人们,一方面享受着初期的娱乐,一方面开始盯着屏幕,掂量着自己的钱袋,丈量着自己与优质生活之间的距离。

那时候,是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电视还很少有广告,刚刚开始出现广告,那时候特别奇怪,样子很简单,有的时候特别傻,比方说,直接有人站在那里,就开始歌唱某一产品,我记得那个时候,有一对很红的女生二重唱组合,好象叫田明、张稀珍,在这个广告里,她们是这样唱的,我至今记得:薄膜蒸发器,你为人民谋福利。

电视广告的出现宣告的了物资紧缺时代的结束,手中渐渐有了钞票的国人开始从方寸荧屏搜寻消费的目标,电视广告的功效也日益壮大,广告的数量也在急剧膨胀,到今天,21世纪的人们在“一半是广告,一半是节目”中“痛并快乐着”,电视广告已经无孔不入,钻研我们生活的每一寸空间。只是,电视广告出现时的新鲜感已经荡然无存,更多的时候,我们一边痛骂着广告,一边又在被广告所左右,这可能就是现代生活的无奈享受。

Section 3、便衣警察

2004年3月19日,在“欢歌2004”演唱会上,歌者刘欢一首《少年壮志不言愁》唤起了人们对八十年代音画的深情记忆。

作为上世纪80年代初一部家喻户晓的电视剧,《便衣警察》留在人们记忆中的是警察的神圣和个人价值观的生动体现,这部电视剧所引发的社会轰动有着其深刻的时代背景:在共和国光辉灿烂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令人悲伤的那个年代??“十年浩劫”。在那迷茫、惆怅的日子里,愤怒被深深地埋在人们心中。浩劫过后的八十年代,人们开始对那个时代进行深刻的反思,而《便衣警察》就是这样一部主题深刻的作品。

《便衣警察》是兴起于七十年代末期的伤痕文学收官作品,由于它触及人们伤痕未平的况味而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共鸣,喧嚣了那个时代市井间简单枯燥的文化生活。《便衣警察》也是第一次全面反映人民警察形象的电视剧,自此之后,公安题材的电视剧层出不穷,但《便衣警察》上映时的全民热潮已经不再。

这部电视剧还成就了一首被传唱为经典的歌曲,那就是《少年壮志不言愁》,这首在特殊社会环境下励志歌曲,再加上刘欢的倾情演绎,曾无数次被列为卡拉OK初期时代的点唱冠军。

Section 4、高仓健

八十年代,有一部电影让中国男性观众至今耿耿于怀,这部电影不但改变了中国女性的审美观点,也改变了中国男性在造型方面的钻研方向,它就是由日本硬汉高仓健主演的电影《追捕》。

大多数内地观众在那个时代只熟悉英雄的气概,而不知男子汉的风采,而日本影片《追捕》的上映,让高仓健在国内一夜成名。《追捕》作为一部影响中国人行为方式及审美观的电影,不仅让中国人习惯称呼一些“歪瓜咧枣”的同志为“横木竟二”,更加几乎彻底改变了一代中国人的审美,从此,曾经风靡一时的南派小生面孔彻底成为了奶油的代名词,而硬朗的面孔,沉默的气质,扭转命运的勇气,都因为《追捕》里的高仓健而成为中国人对“男子汉”这个名字树起的新标准。

高仓健曾经在八十年代让无数中国男人“伤了自尊”,这个名词俨然成为那个年代“寻找男子汉”的坐标。从此观众记住了真正的男子汉高仓健和善良纯真的“真由美”。时光流转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高仓健的余温仍然没有冷却,哈尔滨有一男性同胞觉得自己的长相不够男子汉,要求按照高仓健的样子进行整容手术,高仓健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Section 5、射雕英雄传

“依稀往梦似曾见,心内波澜现”,这首脍炙人口的《铁血丹心》时至今日仍能于瞬间激起时空厚厚的尘埃,“依稀往梦”,光影浮现,似曾昨日,在八十年代,一部《射雕英雄传》完成了中国民众对电视连续剧的第一次痴狂。而当年万人空巷只求一睹为快的狂热,如今已变成几代人心底的秘密和幸福。

舒展八十年代班驳陆离的光影岁月,香港无线83版的《射雕英雄传》应该是无可非议的经典,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牢牢操控了街头巷尾的话题。而翁美玲和黄日华的精彩演绎更让中国的观众第一次品尝了追星的滋味。以至于两年后,当翁美玲红尘无恋,撒手尘寰后,内地的男性观众皆唏嘘不已,扼腕叹息红颜薄命。也是因为这部经典,多数内地观众知道了武学大师金庸的存在。在18年后,这部剧集已成沉淀成金迷心中不可动摇的丰碑,而《射雕英雄传》也历经几次重拍,但每次重拍总是引来骂名无数,皆由83版的颠峰演绎难以逾越。

《射雕英雄传》让那代人迷上了功夫,“降龙十八掌”响彻江湖,于是,在初始懵懂的中小学校园里,课间所有的空地都变成了练武场,一百多个“靖哥哥”在练“降龙十八掌”,三十多个“洪七公”拿着棍子到处乱窜,还有七八个“欧阳克”手持一把破扇“恶装”风流。岁月无痕,思想有迹,而灵魂深处游走的,则是无边的驰骋。

Section 6、霍元甲

几十人甚至上百个人挤在同一台电视机旁观看同一部电视剧似乎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但22年前,一部经典电视连续剧《霍元甲》曾创造了这样的盛况,那时候黑白电视机廖若星辰,人们正是从简单而又深刻的黑白影象中体会到这样一个讯息:爱国精神原来不仅体现在战斗英雄身上,还能从民间大侠霍元甲身上找到另一种民族精神。

摄于1981年的《霍元甲》在内地成就了两种文化现象:它让以往人们难以听懂、拗口的粤语成了一种流行时尚,同是它作为第一部港台电视剧,引领了港台电视剧抢滩内地的热潮,此后一大批港剧开始占据内地的电视市场,国人的视野自此渐行渐远。

电视剧《霍元甲》也使当红小生黄元申在内地名声雀起,他扮演的霍元甲,温文尔雅,气宇轩昂,秀气中透着刚毅,斯文里藏着倔强,这个颇具英雄气概的影视人物至今让人记忆犹新。但就在该剧在内地播出的热潮尚未消退之际,黄元申割绝红尘,毅然出家九华山,此举更为电视剧《霍元甲》增添了一抹悲壮与神秘。

Section 7、琼瑶

爱情小说大师琼瑶曾经为八十年代的小女生们普及了爱的情商,似乎在一夜之间,以中学生为主力,全国的女生们在琼瑶编造的爱情梦境里学会小鸟依人,学会了纯情的方式就是以泪撒面,学会在“好喜欢”“好讨厌”“好无聊”的琼瑶语境中释放现实的枯燥。

琼瑶阿姨教会了八十年代的女生们什么叫“不食人间烟火”的爱情,它影响了那一代人谈情说爱的方式,在这一点上,说琼瑶阿姨改变了中国女人的恋爱观一点也不为过,但“一帘幽梦”始终难解“心有千千结”,现实让那个纯情之梦搁置“在水一方”,几把鼻涕几把泪后,仍旧“几度夕阳红”。女孩子们也逐渐分辨出,什么是真实的生活,什么是浪漫的梦境。

在物欲横流的今天,那个年代纯真、执着,还冒着点傻瓜的爱情梦想似乎已经成为了一抹记忆中的红艳。所以,我们怀念琼瑶,只是怀念那个纯真的年代,如此而已。

Section 8、邓丽君

如果说在八十年代之前,中国人还在偷偷听邓丽君的歌曲,随着八十年代文化大闸的开启,邓丽君的歌曲似乎在一夜之间风靡中国的大街小巷。于是,身着喇叭裤、戴一副蛤蟆镜、留着爆炸头、拎着卡式录音机,录音机里传出邓丽君的歌曲,这绝对是八十年代顶级时髦人士的装扮,而在长辈们的眼中,已经统统划到了“不良少年”之列。

邓丽君的歌曲迎合了那一代男人对温情的苦苦追求,尤其是在刚刚结束了一场“造反有理”的强硬运动,她的柔情似水酣畅地浇灌着中国男人久渴的心田,并在极短的时间内俘虏了他们过剩的阳刚,自此,那一代的男人在铁血之余懂了柔情。

在华语歌坛上,邓丽君是一个传奇。她的歌有一种让人忘记痛苦的甜蜜,她的笑容温柔得让人窒息。也许她出现的年代已经远去,但是当你在黑夜里重温她的音乐,那种安慰与甜美总是静静地温存在你心灵的一个角落,不经意地悄悄流出。

邓丽君之后,校园歌曲开始流行,罗大佑、李宗盛、齐秦破土而出,流行歌曲登堂入室,飞入寻常百姓家,可以说,是邓丽君唤醒了曾经那代人的娱乐细胞,并将流行歌曲“以柔克刚”的特性发挥得淋漓尽致,时至今日,邓丽君仍旧是许多中年男人的怀旧偶像。

Section 9、少林寺

“日出嵩山坳,晨钟惊飞鸟”,当这首烂熟于心的《牧羊曲》那优美的旋律再次响起时,有关八十年代的记忆之门被骤然打开,思绪的翅膀腾空而起,破空的声音清脆跃动,如昨日般熟悉,似空谷般的悠长,所有的记忆痕迹,都在《少林寺》的声色影象中——锻造

进入八十年代刚刚两年时间,香港电影《少林寺》在国内上映,引发了一场全国规模的功夫“发烧事件”,据了解,由于该片的上映,光顾嵩山少林的游客在影片上映后的一年内猛增了四倍。

《少林寺》是我们对八十年代露天电影时代的亲切回忆,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曾经夜晚,光影流转间孩童悠然成长,儿时甜蜜如丝般拉长。而《少林寺》带来的“后遗症”,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在全国持续发烧:一首《牧羊曲》成为当时最为流行的歌曲,光头登堂入室成为最流行时尚的发型,在一夜之间,少林寺成了无数读书郎心中最为向往的雄性圣殿,而大批青少年集体登上了少室山,誓言“削发为僧”,宣告以“武”罢“文”,全国的父母为之焦虑。

在那场轰轰烈烈的全民记忆中,成就了功夫皇帝李连杰的一世英名,也成就了香港电影在内地的不可替代的地位,若干年后,当我们面对《卧虎藏龙》《英雄》《十面埋伏》等所谓功夫片时,我们仍固执地相信,我们记忆中的那场“功夫”,将无法颠覆。

Section 10、崔健

崔健邂逅八十年代应该是一种冥冥中的巧合,其实也是一种历史的必然,当八十年代青年人叛逆不羁的青春无处落脚的时候,崔健的出现为这一代人的激情在急速释放后的膨胀找到了最佳的出口。

人们至今还记得,当年崔健以一身极具个性打扮现身于工人体育馆,用嘶哑的嗓子唱出那句“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时,全场观众目瞪口呆,一时间,灵魂深处的那份萌动在崔健的召唤下一跃而出,在自由的空气中纠缠升腾,剧烈燃烧,这是种近乎于灵魂出窍般的震撼,崔健也在一夜之间响彻北京乃至全国的巷间街头。几年之后,当唐朝、黑豹揭杆而起之时,人们才知道,这原来就是摇滚。

崔健在八十年代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声画记忆,在这一代年轻人的心中,这位时常以军装面目现身舞台的歌者其实是他们发表心灵唏嘘的代言人,一方面,他们在崔健的歌声中能引起他们极度共鸣的迷失困惑,另一方面,传统的价值判断似乎是在崔健的歌声后土崩瓦解,那一代人开始对自身的价值取向深深的思索,从这一角度上来看,八十年代的崔健,属于历史。

Section 11、小虎队

当21世纪的青少年挥舞着周杰伦的《双截棍》,口中念念有词R&B的时候,生于70年代、记忆于80年代的人们却想到了小虎队,那是他们少年时光的青涩记忆,象那首《青苹果乐园》,充满着清新的阳光味道。

吴奇隆、苏有朋和陈志朋的三人青春组合“小虎队”,在八十年代末期的中学校园里,成了无可争议的偶像。青春靓丽的形象,再加上健康向上的流行歌曲,所有这一切都让八十年代的少年们第一感受到了偶像的魅力。于是,有关“小虎队”的张贴画贴满了日记本的每一页,而满满的书桌抽屉里,总会找到一两盘“小虎队”的盒带。

在“小虎队”青涩的歌声中,八十年代的少年们见证了“小虎队”的聚散两依依,而他们,也成为那一代少年们成长痕迹中无法替代的一环。这就是岁月的力量,岁月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彼此的心境。于是,当“小虎队”解散的时候,多少人为之悲戚,心有不甘,但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不散的只是曾经那份纯真的记忆。

至今日,“小虎队”的成员各自为着自己的命运奔波,只是越来越难以唤起人们对曾经的回忆,毕竟,“小虎队”只属于历史。

Section 12、血疑

【插图十四】

“RH阴性AB型”这种医学上少见的血型却被广大中国观众所熟知,一切都是因为《血疑》中善良的幸子的悲惨遭遇。中国的观众在八十年代认识了山口百惠与三浦友和,这对日本影坛上的金童玉女。在此之前,山口百惠与三浦友和曾演绎了很多凄美的爱情故事,中国的观众并不熟知,但两人只用了一部《血疑》,就征服了八十年代中国观众数以亿万计的善良之心。

在中国观众的印象中,《血疑》是第一部大肆利用同情来获得收视率的电视连续剧,幸子的病情让无数中国观众牵肠挂肚,以至于人们在茶余饭后议论的不再是“不良青年”的“世风日下”,而是幸子的病情进展,而电视剧中幸子与光夫的深情对望导致全民集体感叹命运之无常。而除此之外,宇津井健塑造的外表冷漠、内心火热的长者形象也备受观众喜爱。

在《血疑》之后,类似白血病之类的不幸遭遇不断见诸于荧屏之上,而在今天,这种戏路套数在韩剧中表现得最为充分,不过已经越来越难引起人们的同情。

Section 13、铁臂阿童木

八十年代的记忆影象中,阿童木和日立牌电视机差不多是最为清晰和亲切的组合,在一群群孩童的簇围下,黑白世界的电视画面象是一个万花筒,旋转出彩色斑斓的八十年代的童年,而《铁臂阿童木》无疑是这五彩中最绚烂的那一笔。

说起《铁臂阿童木》,虽然并没多少人会记清楚在1981年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这52集动画片的具体情节,但“十万马力,七大神力,无私无畏的阿童木”的旋律不光是娱乐匮乏年代的珍贵记忆,更称得上是一种科学幻想的启蒙。从此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科幻的种子,因为帮助阿童木飞翔的不是云和翅膀,而是可以喷火的设计。

对于一个记忆在八十年代的孩子来说,观看《铁臂阿童木》是他们生命中最早的幸福体验,阿童木在一夜之间成为小朋友心目中的英雄。《铁臂阿童木》的伟大之处还在于:一个孩子接触到无法掌握的现实世界的同时,奢侈地拥有着另一个幻想的天堂。而当孩子在简单的现实中需要心灵的驰骋时,阿童木在天空中的飞翔拯救了自己。在《铁臂阿童木》的卡通王国里,孩子们可以简单而纯粹地进行着爱与恨、正义与邪恶的鲜明斗争,这也是那个时代的孩子们,在今天已经长大成人后,还在怀念着那个无所不能的“阿童木”的真正原因。

Section 14、庐山恋八十年代陈年旧事的浮光中,电影《庐山恋》是段抹不掉的心情故事。在那个年代,人们对于这部“文革”后国内第一部主题爱情片的欢迎程度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它犹如一场甘霖,浇灌了人们在文革期间被禁梏的爱情灵魂。人们谈论它,就如同兴奋地开启内心深处的那个盛满情感、而又被长期掩埋在地下的漂流瓶。

Section 15、名著改编热

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西游记》和《红楼梦》等古典名著的普及是通过电视剧而非古典文学经典本身。80年代初至80年代中期,《红楼梦》、《西游记》陆续被改编为长篇连续剧搬上荧屏。贾宝玉、林黛玉、王熙凤的形象从此成为鲜明的符号被定格在人们记忆深处,而六小龄童扮演的孙悟空从他诞生那一刻起就受到了孩子们的热烈拥护。20多年过去了,《西游记》仍是孩子们的至爱。

梳理20多年前的心情故事,贾宝玉、林黛玉之间的爱情悲剧的影象似乎还在脑边辉映,30岁以上的人们如果仔细寻找,仍能在心底深处翻出那颗尘封的泪滴。而林黛玉的哀怨的眼神、《枉凝眉》那缠绵悱恻的旋律,在八十年代的时空里流转不已。在《红楼梦》之后的八十年代,林黛玉的“多愁善感”成为了女孩们争相效仿的对象,中国的男人们保护女人的自信心大大提升。

20年后,当《红楼梦》剧组原班人马重逢时,人们在彼此的唏嘘中重温了往日的情绪,虽然剧中人物都在现实中找到了不同的归宿,但曾经的那场《红楼梦》,仍是彼此共同的寻梦终点。

Section 16、小人书

作为童年时光的幸福记忆,“小人书”在若干个年代霸占了孩子们的精神家园,而在八十年代,“小人书”的记忆最为丰满生动。

记忆在八十年代的孩子们都曾共有一种童年情怀,那就是头碰头挨在一起围看“小人书”。三国演义、水浒传、说岳全传、聊斋、西游记、隋唐演义、杨家将,在一副副生动鲜活的图画里,年少的你我插上了飞翔的翅膀,在画图世界里寻找理想、正义和善良。于是,在一次次心灵遨游的过程中,完成了对英雄的崇拜。

至今仍能体会那一幕幕让人心怀复杂况味的场景:在供销社的案头,望着一排排的小人书心动不已,却苦于囊中羞涩;在阳光透过窗棂温暖童年的小房间时,一遍遍整理木箱中的小人书,仿佛在整理那刻的幸福,十二分的享受。而在小学的上课间隙,偷偷用一张薄薄的白纸覆在小人书上,照样画葫芦对里面的英雄人物进行影描,然后慷慨地赠送给临桌的女孩,内心充满十足的成就感。

时至今日,身为成年的我们仍热衷于翻看小人书,在不经意的翻看间,心随着一页页熟稔的图画回到了儿时的幸福时光,而当我们翻完最后一页,合上书本时,好象合上了昨天,只是意犹未尽,那飞翔的心灵迟迟不肯回来。

Section 17、春节联欢晚会

1983年前,人们对于春节的记忆仅仅限于鸡鸭鱼肉、推杯换盏,以及穿梭于大街小巷,走亲访友。进入80年代,电视的第一次普及让电视主宰大众娱乐成为了可能。1983年,中央电视台第一届现场直播的春节联欢晚会一炮打响,收到观众来信16万封。虽然李谷一一口气唱了《乡恋》等七首歌曲被证明为娱乐资源的匮乏,而用今天的眼光看,当时的舞台的布置和演员服装的十分的简陋和粗糙,但这丝毫不妨碍春节联欢晚会在八十年代迅速变为一种民间流行,自此,中国人吃着年夜饭看春节晚会的“新民俗”渐成气候。

1984年,陈佩斯和朱时茂第一次参加春节晚会,“吃面条”的成功使小品脱颖而出,而张明敏一曲《我的中国心》唱响大江南北,《难忘今宵》几乎成了后来每届晚会的结束曲,逐渐地,倪萍的煽情成了招牌,而赵本山的东北秀开始占山为王。二十多年来,春节联欢晚会为国人带来了无数笑声和愉悦的记忆,而历届春晚也成了全国性文化娱乐产品的集散地,来来往往批发着欢笑一箩筐。

春节晚会成就了八十年代的国人娱乐,到了21世纪的今天,春晚仍旧“笑春风”。但长达20多年、一成不变的艺术形式,春晚也被娱乐细胞日益发达的观众指摘为“老套”,可不管怎么骂,每次年夜饭,春晚仍是雷打不动的全民大餐,收视率仍是居高不下,而这也恰恰反应出春晚在观众心目中特殊地位。

Section 18、聂卫平

谁曾想到始于1984年的中日围棋擂台赛,竟然成为中国围棋近代史上最重大的事件。那一战,宣告了“聂卫平时代”的到来。二十年后,当我们重新审视那场关于围棋的全民运动时,聂卫平成了不可或缺的核心人物。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聂卫平作为公认的孤胆英雄,哪怕是擂台赛双方都深深为之倾倒,当年聂卫平在中日擂台赛上的十一连胜至今也还是一个奇迹,也为他赢得了“抗日英雄”的美名,同时也宣告了日本围棋“一枝独秀”神话的破灭,这极大地刺激了刚刚走出阴霾时代的国人,“聂旋风”开始风靡全国,中国的围棋人口在短短几年内翻了两番,达到了创记录的三千万之众。外行人看似枯燥无味的围棋运动在八十年代成为了一种老少咸宜的流行话题,聂卫平功不可没。

那场“聂旋风”的围棋运动除却造就了一大批围棋爱好者、充实了全民的业余生活之外,还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围棋的发展,造就了中国围棋整整一代棋手。当时学围棋的棋童成千上万,其中的出类拔萃者就是我们称之为“小龙辈”的棋手常昊、周鹤洋、王磊、罗洗河等人。这一代棋手现在已成为中国围棋的中流砥柱,他们挑起了中国围棋十年来兴衰荣辱的重担。

Section 19、卡拉OK

始于八十年代的卡拉OK更象一场文化解放运动,彻底解放了国人的娱乐渴求,于是,以含蓄为美的中国人勇敢地甩掉了扭捏,开始尝试自我表现的乐趣。人们至今还对那个卡拉OK时代记忆犹新。在八十年代的夏天,一到晚上,大街小巷一溜摆开的是卡拉 OK 摊点,国人终于放下了千年的矜持,不管什么公鸭嗓还是狂犬吠,爱唱没商量。大小个歌厅也应运而生,影片《爷俩开歌厅》就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缩影。

卡拉OK使普通人过了一把歌星瘾,深藏不露的性情在话筒的争抢中不经意地坦露开来,失去了专业表演的威压,倾听的和演唱的在互换中实现了自我选择及共同的参与乐趣,这种全民皆吼的场面造就了卡拉 OK 的风光无限,笑傲江湖。在对有着时代记忆的歌曲的温习中,一代人,甚至两三代人进行了难得的集体回忆,这对于标榜个人又强调集体,崇尚怀旧又不断追新的都市人来说实在妙不可言。

20年过去了,如今的卡拉OK仍然延续着曾经的热情,只是设备越来越高级,场所越来越隐秘,名称也越来越花哨,八十年代单纯的唱歌之地如今衍生出了餐饮娱乐商务交际等多条龙服务。从日本泊来的卡拉OK,在娱乐了几代国人后,在中国落地生根。

Section 20、健身

八十年代的文化空前的繁荣,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人们日益健康的体魄支撑,而健身热的流行为所有这一切提供了可能。在八十年代,健身再次成为了一种全民运动,不过此次它被包装上了时尚的外衣。

新中国的第一次全民健身热潮发生在翻天覆地的50年代,那时候,第一套广播体操刚刚出炉,“全民健身,建设社会主义”,全民做广播体操成了一种政治任务,也成了50年代一道特色风景。在六、七十年代特殊历史时期,对自身命运的忧虑让健身远离了民众。80年代,改革开放拉开了文化、体育的闸门,吃饱了的中国男人开始热衷于肌肉运动的力量,而更多爱美的女士,也把越来越多的钞票花在了形体的完美追求上。于是,健美操成了大众时尚健身的领跑者。


[buy]呼~小雨酱写的东西好长好长啊,配图配的真累呐~~~
话说,第一次觉得配图是一件体力活...[/buy]

[info]那些属于80后的风花雪月

  1. 关于80年代的文化记忆
  2. 影响80年代人成长的十首经典国语歌
  3. 80后的零食记忆
  4. 小浣熊的怒吼——80后的零食记忆(续)

[/info]

小雨
锄禾日当午,那都不算苦;你要来济南,就像二百五。早晨满街堵,傍晚一身土;今天十五度,明天三十五。
查看“小雨”的所有文章 →

76 条评论

  1. 呵呵,好像又回到了当年。thanks!感觉真好

  2. 都是一些记忆

  3. 有些时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4. 很有感觉,因为我离八零后只差一点点,这些都有记忆。

  5. 发哥。经典呀。

  6. 路人甲

    谢谢楼主的分享!回忆经典!

  7. 个人很喜欢邓丽君的歌....

  8. 基本是85前的哦

  9. 再见了!青春!

  10. 你,这是想告诉我,我已经老了么...

  11. 《致青春》看得我泪流满面。

  12. 看着这些,其实很感伤。

  13. 青春,真是一去不复返了。

  14. 承载了太多记忆了。。

  15. 郁闷,老了.

  16. 博主这篇文章让我不服不行,深有同感啊。

  17. 唉,对这些电影和电视剧没什么印象,只除了小人书和漫画,
    小时候,世界对于我,只有图画和文字。

  18. 喜欢发哥哈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