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尽头 2012.09.26

有那么一个精神病人,整天啥也不干,就穿一身黑雨衣举着一把花雨伞蹲在院子里潮湿黑暗的角落,就那么蹲着,一天一天的不动。架走他他也不挣扎,有机会还穿着那身行头打着花雨伞原位蹲回去,那是相当的执着。很多精神病医师和专家都来看过,折腾几天连句回答都没有。于是大家都放弃了,说那个精神病人没救了。有天一个心理学专家去了,他不问什么,只是穿的和病人一样,也打了一把花雨伞跟他蹲在一起。每天都是。就这样过了一个礼拜,终于有一天,那个病人主动开口了。他悄悄的往心理专家这里凑了凑,低声问:“你也是蘑菇?”

这是我很早以前听过的一个笑话,好笑吗?我不觉得。

类似的事情我也做过,当然,我不是什么心理专家,也没把握能治好那个患者,但是我需要她的认同才能了解她的视角、她的世界观。

她曾经是个教师,后来突然就变了。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就是蹲在石头或者花草前仔细的研究,有时候甚至趴在那里低声的嘀咕——对着当时她面对的任何东西,也许是石头,也许是棵树,也许什么都没有,但是她如此的执着,好几年没跟人任何人说过一句话,就自己认真做那些事儿,老公孩子都急疯了她也无视。

在多次企图交谈失败后,她的身边多了一个人,跟她做着同样的事情,那是我。

与她不同的是:我是装的,手里攥着录音笔随时准备打开。

那十几天很难熬,没事儿我就跑去假装研究那些花花草草、石头树木。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我猜我也快入院了。

半个月之后,她注意到了我,而且是刚刚发现似得惊奇。

她:“你在干吗?”

我假装也刚发现她:“啊?为什么告诉你?你又在干吗?”

她没想到我会反问,愣了一下:“你到底在干吗?”

我:“我不告诉你。”说完我继续假装兴致盎然的看着眼前那根蔫了的草。

她往我跟前凑了凑,也看那根草。

我装作很神秘的用手捂上不让看。

她抬头看着我:“这个我看过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那边好多呢。”

我:“你没看明白,这个不一样。”

她充满好奇的问我:“怎么不一样?”

我:“我不告诉你!”

她:“你要是告诉我怎么不一样了,我就告诉你我知道的。”

我假装天真的看着她,那会儿我觉得自己表情跟个白痴没区别。

我:“真的?不过你知道的应该没我的好。”

她脸上的表情像是看着小孩似得忍着笑:“你不会吃亏的,我知道的可是大秘密,绝对比你的好!怎么样?”

我知道她已经坚定下来了,她对我说话的态度明显是哄着我,我需要的就是她产生优越感。

我:“说话算数?”

她:“算数,你先说吧。”

我松开捂着的手:“你看,草尖这里吊着个虫子,所以这根草有点儿蔫儿了,其实是虫子吃的。”

她不以为然的看着我:“这有什么啊,你知道的这个不算什么。”

我不服气的反问:“那你知道的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她笑了下:“我知道的可是了不起的事儿,还没人发现呢!”

我假装不感兴趣低下头继续看那根蔫了的草,以及那个不存在的虫子(汗)。

她炫耀的说:“你那个太低级了,不算高级生命。”

我:“什么是高级生命?”

她神秘的笑了下:“听听我这个吧,你会吓到的!”

我将信将疑的看着她。

她拉着我坐在原地:“你知道咱们是人吧?”

我:“......”

她:“我开始觉得没什么,后来我发现,人不够高级。你也知道好多科学家都在找跟地球相似的星球吧?为了什么?为了找跟人类的相似的生物。”

我:“这我早知道了!”

她笑了:“你先别着急,听我说。我开始不明白,为什么要找跟人类相似的生物呢?也许那个星球上的生物都是机器人似得,也许他们都是在硅元素基础上建立的生命……你知道人是什么元素基础上建立的生命吗?”

我:“碳元素呗,这谁都知道!”

她:“哎?你知道的还挺多……我开始就想,那些科学家太笨了,非得跟地球上生物类似才能算是生物啊?太傻了。不过,后来我想明白了,如果那个星球上的外星人跟人类不一样,外星人不呼吸氧气,不吃碳水化合物,它们吸入硫酸,吃塑料就能生活,那我们就很难跟他们沟通了。所以,科学家不笨,他们先找到跟地球类似的环境,大家都吸氧气,都喝水吃大白菜,这样才有共同点,生命基本形态相同,才有沟通的可能,对吧?”

我不屑的看着她:“这算你的发现?”

她耐心的解释:“当然不算我的发现,但是我想的更深,既然生命有那么多方式,也许身边的一些东西就是生命,只是我们不知道它们是生命罢了,所以我开始研究它们,我觉得我在地球上就能找到新的生命形式。”

我:“那你都发现什么是生命了?”

她神秘的笑了:“蚂蚁,知道吧?那就是跟我们不一样的形式!”

我:“呸!小孩都知道蚂蚁是昆虫!”

她:“但是,大家都不知道,其实蚂蚁是细胞。”

我:“啊?什么细胞?”

她:“怎么样,你不知道吧?我告诉你:其实蚂蚁都是一种生命的细胞。我命名为‘松散生命’。其实蚁后就是大脑,兵蚁就是身体的防卫组织,工蚁都是细胞,也是嘴,也是手,用来找食物,用来传递,用来让大脑维持。蚁后作为大脑,还得兼顾生殖系统。工蚁聚在一起运输的时候,其实就是血液在输送养分,工蚁是兼顾好多种功能,还得培养新生的细胞——就是幼蚁。蚂蚁之间传达信号是靠化学物质,对吧?人也是啊,你不用指挥你的细胞,细胞之间自己就解决了!明白吧?其实蚂蚁是生命形式的另一种,不是简单的昆虫。你养过蚂蚁没?没养过吧。你养几只蚂蚁,它们没几天就死了,就算每天给吃的也得死,因为失去大脑的指挥了。你必须养好多只它们才会活。就跟取下一片人体组织培养似得,只是比人体组织好活。咱们看蚂蚁,就看到蚂蚁在爬,其实呢?咱们根本没看全!蚂蚁,只是细胞。整个蚁群才是完整的生命!松散生命!”

我觉得很神奇,但是我打算知道更多:“就这点儿啊?”

她:“那可不止这点,石头很可能也是生命,只是形式不一样,我们总是想:生命有眼睛,有鼻子胳膊腿,其实石头是另一种生命。它们看着不动,其实也会动的,只是太慢了,但是我们感觉不到,它们的动是被动的,风吹啊,水冲啊,动物踢起来啊,都能动。但是石头不愿意动,因为它们乱动会死的。”

我:“石头怎么死?”

她:“磨损啊,磨没了就死了。”

我:“你先得证明石头是生命,才能证明石头会死吧?”

她:“石头磨损了掉下来的渣滓可能是土,可能是沙,地球就是这些组成的吧?土里面的养分能种出粮食来,能种出菜来,动物和人就吃了……吃肉也一样,只是多了道手续!然后人死了变成灰了,或者埋了腐烂了,又还原为那些沙啊土啊里面的养分了,然后那些包含着养分的沙子和土再聚集在一起成了石头,石头就是生命。”

我:“聚在一起怎么就是生命了?”

她严肃的看着我:“大脑就是肉,怎么有的思维?”

我愣住了。

她得意的笑了:“不知道了?聚在一起,就是生命!人是,蚂蚁组成的松散生命是,石头也一样,沙子和土聚在一起,就会有思维,就是生命!石头听不懂我们说话,也不认为我们是生命。在它们看来,我们动作太快,生的太快,死的太快的。你拿着石头盖了房子,石头还没感觉到变化呢,几百年房子可能早塌了,石头们早就又是普通石头了,因为几百年对石头来说不算什么。在石头看来,我们就算原地站一辈子,它们也看不到我们,太短了!”

我目瞪口呆。

她轻松的看着我:“怎么样?你不行吧?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和石头沟通。研究完这个,我再找找看有没有看人类象石头一样的生物。也许就在我们眼前,我们看不到。”说完她得意的笑着又蹲在一块石头边仔细的看着。

我不再假装研究那根草,站起身来悄悄走了,怕打扰了她。

后来差不多有那么一个多月吧?我都会留意路边的石头。

石头那漫长的生命,在人类看来,几乎没有尽头。

 
目前有61条回应
Comment
Trackback
Loading ....
  • 港城婚纱摄影 回应于2012/10/09 11:42 回复TA

    都是才人

  • 那不是我 回应于2012/10/08 19:35 回复TA

    我把蘑菇搬过去了。。

  • zizoloziz 回应于2012/10/07 23:27 回复TA

    《天才向左,疯子向右》里面的,全是这类文章

  • youanan 回应于2012/10/07 09:10 回复TA

    不错的故事!我都看了!

  • 追逐RMB 回应于2012/10/06 23:44 回复TA

    笑话之前就有看过的

  • 龙岗婚纱店 回应于2012/10/05 14:46 回复TA

    万物皆生命

  • 龙岗婚纱摄影 回应于2012/10/05 14:45 回复TA

    其实我觉得很多东西都是被赋予了生命的,只是我们感觉不到。可能是路上的一粒沙子。或者是一颗尘埃、太微妙的生命了,或许我们根本就没有去发现。就算去发现了也发现不了。

  • 龙岗钟爱一生 回应于2012/10/05 14:41 回复TA

    :mrgreen: 很有意境,其实我有时也会这样子想,但是只是没有像她一样放的那么大罢了。

  • 雨帆 回应于2012/10/04 21:32 回复TA

      我喜欢你开头说的这个故事,我把它补充了。


      有一个精神病人,以为自己是一只蘑菇。于是他每天都撑着一把伞蹲在房间的墙角里,不吃也不喝,像一只真正的蘑菇一样。


      心理医生想了一个办法。 有一天,心理医生也撑了一把伞,蹲坐在了病人的旁边。病人很奇怪的问:你是谁呀?医生回答:我也是一只蘑菇呀。病人点点头,继续做他的蘑菇。


      过了一会儿,医生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病人就问他:你不是蘑菇么,怎么可以走来走去?医生回答说:蘑菇当然可以走来走去啦!病人觉得有道理,就也站起来走走。


      又过了一会儿,医生拿出了一个汉堡开始吃。病人又问:你不是蘑菇么,怎么可以吃东西?


      医生理直气壮地回答:蘑菇当然也可以吃东西啦。病人觉得很对,于是也开始吃东西。


      ……


      几个星期以后,这个病人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虽然,他还是觉得自己是一只蘑菇。


      其实,一个人可以带着过去的创伤继续。只要他把悲伤放在心里的一个圈圈里,不要让苦痛浸染了他的整个生命。他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快乐的生活。


      当一个人悲伤得难以自持的时候,也许,他不需要太多的劝解和安慰,训戒和指明。他需要的,只是能有一个在他身边蹲下来,陪他做一只蘑菇。


      我可以蹲下来,陪你做一只蘑菇。我愿意分担你的不快乐,只是当你的世界下雨时单纯的为你撑起一把伞。请你不要封闭自己的心,一个人承受那么多。


      你知道的。只要你睁开眼,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我是你的蘑菇。

    • 松鼠男 回应于2012/10/05 19:25 回复TA

      @雨帆 : 后半段的感悟不错呐。^_^

      • 雨帆 回应于2012/10/05 19:53 回复TA

        @松鼠男 : 你终于回来了,国庆和小松鼠去哪玩了?

        • 松鼠男 回应于2012/10/06 09:01 回复TA

          @雨帆 : 没有啦。回家朋友约出来聚聚。关键是平时天天对着电脑,放假了不想老是呆在电脑前。呵呵~~~

  • 追逐RMB 回应于2012/10/04 18:46 回复TA

    我也是蘑菇的 》》》》 :x :x

  • 回应于2012/10/03 20:39 回复TA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 Solf 回应于2012/10/02 09:56 回复TA

    我只是路过~
    ps:这真的是你写的?

  • 博彩通 回应于2012/10/01 17:35 回复TA

    国庆节快乐!!

  • 眼幕微启 回应于2012/10/01 12:08 回复TA

    难得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 咚门 回应于2012/09/30 23:32 回复TA

    出来冒个泡哈,松鼠中秋节快乐哦。

  • ZIVPIN 回应于2012/09/30 08:48 回复TA

    唉,在石头看来,我们人类的生命是渺小的不足一视啊 :cry:

  • 饭团同学x 回应于2012/09/29 20:41 回复TA

    为什么不标注来源呢?

  • 蓬勃主机 回应于2012/09/29 12:52 回复TA

    萤火虫看我们的生命也是没有尽头的

  • 好玩 回应于2012/09/29 08:57 回复TA

    如果一个小孩子这样想我们一定会说这孩子聪明。其实这人就是一个未被经验化的小孩子。挺好的,就让她研究得了,她喜欢就行。

  • 江流 回应于2012/09/28 11:36 回复TA

    纯粹增加回复算了

  • 本篇文章没有Trackback
你目前的身份是游客,请输入昵称和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