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向前冲

松鼠男的博客自留地

《家》Ⅰ·冷漠·人道主义者

在巴金先生的《家》一书的第十八章,高家人也过上了旧历的新年。而在这一场节日的闹剧里,我们清楚地看到了人们是如何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更让人感到悲哀的是那些同为下层人的人们,为了博得主人的欢心使尽浑身解数残害着自己的同类,但最让人们悲哀的是遭受残害的人们似乎乐于承受这本来不公的痛苦。这究竟是怎么了,不由得我们不反思。

爆竹声忽然响起来,空中现了火花。龙乱舞着,像发了怒似的。鞭炮开始往龙的身上落,它不住地往左右两边躲闪,又像受了惊似地在空中乱跳。锣鼓响得更厉害了,就像那条受了伤的龙在呼啸一样。

年轻的高忠缚了一串鞭炮在长竹竿上面,手持着竹竿,自己站得远远的,站在墙边一把梯子上,把鞭炮伸到龙身上去燃放。几个轿夫拿着竹筒花炮在旁边等了一些时候,便轮流地燃放起来,把花炮对着玩龙灯的人的光赤的身上射。龙开始发狂了,它拚命往下面滚,来迎接花炮里射出来的金花。它抖动着。人只看见它的身子在滚。人声嘈杂,锣鼓不停地大响特响。轿夫们笑着。二门内看台上的观众也笑了,自然他们笑得很文雅,跟轿夫们笑得不同。

接着文德、李贵、赵升一班人同时拿了五六筒花炮前前后后地对着玩龙灯的人射,使他们没有地方躲避。这个办法果然有效。龙虽然仍旧在拚命乱滚,但是火花却一团一团地射到那些赤裸的身上,有的马上落下地来,有的却贴在人身上烧,把那几个人烧得大声叫。于是他们放下手站住不动,把竹竿当手杖紧紧捏住,让轿夫们来烧,一面拚命抖动身子不让火花贴在他们的肉上。他们身上的肉已经变了颜色,火花一来便发出细微的叫声,而且一直在抖动。这时候观众们更满意地笑了。大家便把花炮更逼近玩龙灯的人的身体烧,他们想把那般人烧得求饶。

那般玩龙灯的人有着结实的身体,有着坚强的腕力。可是他们却任人烧,一点也下防御,虽然也感到痛,却只是大声狂呼,表示自己并不怕痛,而且表示自己很勇敢,同时还高声叫着:”有’花儿’尽管拿出来放!”

后来花炮烧得更近了。他们终于忍不住痛,逃开了。这样一来那条威武地飞动着的龙就被支解了,分成了九段,每个人拿着一段四处奔逃,彼此不相呼应。龙的鳞甲已经脱落,身子从头到尾,差不多烧成了一个空架子。

一部分的人把龙身扛在肩上往大门跑去。然而大门已经关上了。他们没法逃出去,只得硬着头皮回来。高忠、赵升们听从主人的指挥又拿着燃放的花炮在后面追赶。这是一个平坦的坝子,没有树木,也没有可以藏身的处所。有的便往二门跑。但是二门口堆满了人,密密麻麻,好像是一扇屏风,只看见无数的头。而且克定自己也拿着一筒花炮站在那里,看见人逼近,马上把花炮燃起来,向四面放射。那个玩宝的人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他走过来,正碰上克定的花炮,火花贴在他的身上烧,他发出一声尖锐的哀叫,急急地跑开了,但又被文德的花炮烧得退回来,狂乱地抖着身子,一头都是汗珠。这时克定把花炮正对着另一个玩龙尾的人放,忽然瞥见玩宝的人站在旁边发抖,便笑道:”你冷吗?我再来给你一把火!”又把花炮转过来向着他猛射。他吃了一惊,便用他的宝来抵御。那个宝本来还是完好的,如今却着了火,熊熊地烧起来,一瞬间就烧得精光。这时候轿夫和仆人们已经围起来,把玩龙灯的人围在中间,用花炮拚命地烧,快要使他们求饶了。但是在这一刻人们才发觉花炮没有了,大家只得住了手。大门开了,玩龙灯的人披上衣服,整了队,拿着剩下空架子的龙,伴着半死不活的锣鼓声,疲倦地走出去。那个玩宝的年轻人的腿受了伤,他一拐一拐地走着,叽哩咕噜地说些不满意的话。

克定把赏钱给了,还惋惜地说:”可惜花炮做得太少,不然今晚上可以大大地烧一下。你们看得满意吗?我明晚上再请你们看。”

“够了,不要再看了,”站在克定背后的觉慧用严肃的声音说。克定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不大明白他的意思。别的人客气地说着”不必”。闹得最起劲的觉英、觉群、觉世三个孩子已经挤在人丛中不见了。众人满意地散开,陆续往里面走去。仆人们忙着拆除临时的看台。

进去的时候,觉民弟兄走在后面,觉慧走到琴的旁边,问琴道:”琴姐,你觉得有趣味吗?”

“我不觉得有什么趣味,”她淡淡地答道。

“你看了,有什么感想?”觉慧不肯放松地追问了一句。

“没有感想,”依旧是简短的答语。

“太平淡了,小时候看起来倒有趣味,现在却不然,”觉民在旁边接口说下去。

“你们当真一点也不感动吗?”觉慧严厉地问道。

觉民不明白他的意思,便掉过头看他一眼,不以为然地说:”这种低级趣味的把戏,怎么能使人感动?”

“难道人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吗?”觉慧愤愤地说。

“你说得太过火了。这跟同情心有什么关系?五舅他们得到了满足,玩龙灯的人得到了赏钱。各人得到了自己所要的东西。这还不好吗?”琴发表她的见解道。

“真不愧为一位千金小姐,”觉慧冷笑地赞了一句,”像你这样聪明的人也看不出来。你以为一个人应该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面吗?你以为只要出了钱就可以把别人的身体用花炮乱烧吗?这样看来,你的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嘞!”

琴不说话了。她有一种脾气,她对于某一个问题回答不出来的时候,便闭上嘴去思索,并不急急地强辩。但是她却不知道这个问题是她的少女的心所无法解答的。

“年轻的高忠缚了一串鞭炮在长竹竿上面,手持着竹竿,自己站得远远的,站在墙边一把梯子上,把鞭炮伸到龙身上去燃放。几个轿夫拿着竹筒花炮在旁边等了一些时候,便轮流地燃放起来,把花炮对着玩龙灯的人的光赤的身上射。”高忠,这个五房的年轻仆人,竟然为了博得主人们的欢心,而以伤害别人为乐,拿着鞭炮伸到龙的身上去燃放,”想把那般人烧得求饶”……

而同为下层群众的舞龙表演的人们,”那般玩龙灯的人有着结实的身体,有着坚强的腕力。可是他们却任人烧,一点也下防御,虽然也感到痛,却只是大声狂呼,表示自己并不怕痛,而且表示自己很勇敢,同时还高声叫着:”有’花儿’尽管拿出来放!” “强健的体魄下,如果没有坚强的灵魂的支撑,那么那也只能是任人凌辱的一具悲哀的躯壳罢了。社会的黑暗下,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习惯了人与人之间的等级差别,而同大哥觉新一样,变得懦弱,”无抵抗主义””作揖主义”。在抗日战争中,汉奸们就是这样。在日本人的庇护下,显得十分的强大,帮着外国人打中国人,这些无抵抗的懦夫,不正是在所谓强健的体魄下的,却是内心极度空虚而无坚强灵魂支撑的人们吗?

“他们终于忍不住痛,逃开了。这样一来那条威武地飞动着的龙就被支解了,分成了九段,每个人拿着一段四处奔逃,彼此不相呼应。龙的鳞甲已经脱落,身子从头到尾,差不多烧成了一个空架子。”龙,作为中国的图腾,在鞭炮下却被肢解了,这也正是暗示着,没有强大的灵魂支撑的懦夫,最终的结局就是走向灭亡,最终一个民族都会因为一个又一个的懦夫而走向衰落……

觉慧被觉新称为:人道主义者,他从来不坐轿子,在看到这么些人被鞭炮烧的乱跑的时候,唯有他感到同情,而他也要唤起思想开放的琴的共鸣,但是就连这样一个乐意加入刚刚开放”女禁”学堂的进步学生,都不为所动,更何况那些唯唯诺诺的作揖主义的其他人,更何况那些为了讨主人的欢心而伤害他人的下层的仆人呢?社会的风貌如此,只有一个人的进步思想,是无法带动一群人的觉醒的,觉慧的做法,如同在一群的木头桩子前宣传进步思想一样,可谓对牛弹琴……

未完待续>>  【敬请期待《Ⅱ》一文。最新章节评论见本站:http://ohii.net

  1. 周良说道:

    世态炎凉啊!

  2. 咚门说道:

    这篇文章和家有什么关系?

  3. 睡着的水说道:

    没事你还有空看书啊

  4. 黑土地说道:

    文章字体有点小,看得比较累。

    1. 松鼠男说道:

      @黑土地 : 呵呵,恩,知道喽,以后的字体会调整一下。这几天比较忙,所以放假的时候比较懒,嘻嘻~

  5. 毕晓雅博客说道:

    这就是所谓的人道主义吗?

  6. 博主太有才了,写得真好

  7. 太阳博客说道:

    闲来看小说,挺好的享受。

  8. Elizen说道:

    原来是投稿者写的…

    1. 松鼠男说道:

      @Elizen : 嘻嘻,是啊,这几天事情太多,还好小羊儿给力啊!

  9. 陌凡说道:

    感觉国人没啥仁义可讲

    1. 松鼠男说道:

      @陌凡 : 世态炎凉啊……
      这篇文的作者是高中生呐。有空过去把他的广告点点撒。嘿嘿嘿~

  10. CONEY说道:

    投稿者越来越猖獗了么。。。

    1. 松鼠男说道:

      @CONEY : 是的啊,小羊儿还有3篇我还没发呢。呵呵~~~话说,小兔子,这篇文的作者是高中生呐。有空过去把他的广告点点撒。嘿嘿嘿~

      1. CONEY说道:

        @松鼠男 : 啥广告啊?~~~

        1. 松鼠男说道:

          @CONEY : 他那边挂的什么百度广告吧好像。呵呵~~~

  11. youanan说道:

    凑个热闹! :mrgree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